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亚运会电竞比分: 于正新剧到底香不香?

第十放映室 03-26 1

他来了,他又双叒叕来了。

低调许久的于正又带着他精心准备的小作文上线了。

▲文中"茉莉小姐"无疑是在暗指张檬

先别忙着吃瓜。

文中围绕这位"茉莉小姐"展开的长篇大论其实完全不重要。

重点是这边话音刚落,那边厢由他监制的新剧就官宣定档了。

发博、上热搜、引发讨论、官宣,可谓一气呵成。

话说回来,这个"蹭热度套餐",大家早已见怪不怪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次居然还有番外。

开播次日,于正再次发声。

他指出新剧在豆瓣惨遭恶意打分,而始作俑者正是近期处在风口浪尖的某家粉丝。

别的不提,于正这一手"连环计"倒还真有点巧妙。

被他这么一闹,既能顺势给大众舆论再添一把火,从而保住热度,同时还能博得路人的同情。

无论"恶意打分事件"是真是假,他横竖都不吃亏。

姜,果然还是老的辣。

既然热闹看够了,咱们还是拉开大幕,探个究竟。

来看看那些一星差评到底是为黑而黑,还是真情实感的评价。

▲开播以来,本剧评分一路小幅上涨

01.

粉墨登场

《鬓边》的故事背景设置在上世纪30年代的北平。

在这个战火纷飞的舞台中,名动京华的梨园戏魁商细蕊(尹正饰)与新派富商程凤台(黄晓明饰)因戏结缘。

在商细蕊的耳濡目染下,原本只钟爱西洋艺术的程凤台逐渐爱上了京戏并为之痴迷。

又在诸多机缘巧合下,两人渐渐结下深厚情谊,在乱世中并肩同行。

截至目前,《鬓边》的剧情只能算作四平八稳,并无太多惊喜。

要论亮点,还得是饱满鲜明的人设和张力十足的群像戏。

先从商细蕊说起。

这个角色不光是登场时的扮相冶丽,人物形象也是同样的浓墨重彩。

最大的闪光点在于,此人是个天生的戏痴。

他从不追求荣华富贵,辛苦挣来的钱都被用来购置更好的戏服和头面。

哪怕戏服上有一丁点的瑕疵,也必须打回去重做。

▲真·列文虎克

他对戏服的执念,只是表象。

往深了说,为了唱戏,他甚至连命都敢豁出去。

当平阳城沦陷,其他人忙着逃命时,他却冒着枪林弹雨,在城楼上独自唱起《霸王别姬》。

哪怕被人用枪顶在脑门,开口逼问:"要戏还是要命?"

生死攸关之际,他也敢轻描淡写地说两个字,"要戏"。

又或许是自小浸淫在戏曲世界中,他也深谙"变脸绝技"。

台上的商细蕊是倾倒众生的戏魁,悠悠水袖,道尽人间无数忧愁喜乐;

台下的他洗净铅华,却是个心思单纯、任性耿直的娇憨少年。

梨园界的泰斗姜会长办寿宴,众人都忙着献殷勤。

他倒好,二话不说直接开溜。

大清早,漱完口的商细蕊正准备吊嗓子,却被外头卖烧饼的吆喝声打断。

他一听,居然有人敢"商门弄嗓"。

偏偏程凤台还火上浇油,随口夸了句"这嗓子,可真亮"。

从不服输的商细蕊当场炸毛,决定"以嗓还嗓"。

一来二去,两人居然就这么隔空较上劲儿了。

世人爱极了他的绝世好嗓,愿意捧他做掌上明珠。

与此同时,也有人恨他的疯癫和蛮不讲理。

说到这,不得不提剧中这段"奇情"——

商细蕊和师姐蒋梦萍(白冰饰)之间的爱恨纠葛。

从小相依为命的两人就像是话本里的青蛇白蛇,整日里一起"修炼",形影不离。

商细蕊天真地以为他们会从此共度一生,直到"许仙"常之新的出现。

蒋梦萍的整颗心瞬间就栓在了常之新身上,把"小青"抛在脑后。

按照正常逻辑,哪怕心不甘情不愿,他也应该祝福师姐。

可认死理的商细蕊却坚称她既然有过承诺,就必须永远把他当做最重要的人。

否则,一拍两散。

有趣的是,商细蕊的这份独占欲更接近"雏鸟情结",而非男女之情。

再加上他又不通人情世故,因此抛出的理由也是让常人难以理解:

他不打算娶师姐为妻,但各个方面都不比其他人差,所以蒋梦萍不需要丈夫。

一听到这番话,身为凡夫俗子的常之新表示除了"这人是个变态"之外,竟无话可说。

如果说他的耿直天性让人爱恨交织,他的傲人风骨则叫人钦佩。

金部长开办堂会,特意邀请商细蕊前去暖场。

结果临开场前,琴师却被他气跑了。

眼看着,这起堂会多半要被搅和了。

因为担心商细蕊会被金部长为难,所以程凤台急忙赶到后台,主动提出愿意为他解围。

程凤台本是好意,可商细蕊却断然拒绝。

敢作敢当,这是他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。

更何况,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是坐等他人拯救的弱者。

直到此刻,"商细蕊"这个人物的形象才算是真正立住了。

"身在红尘,魂在戏中。"

像商细蕊这般嗜戏如命、爱恨分明的"狠角色",除了这句话,恐怕也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。

程凤台,标准的海派贵公子。

他从小就过惯了骄奢享乐的生活,以至于所有人都认定他熬不过家道中落的坎。

没曾想,他很快就凭借妻子娘家的扶持,一路摸爬滚打,跻身北平的商界翘楚。

虽说年纪不大,又是权贵出身,但程二爷的行事作风却颇有几分匪气。

北平商会的一群老油条本想找他商量合伙的事,顺便从他这里讨点好处,他却一直爱答不理。

眼看着其他人都快气到掀桌了,他却自顾自地喝酒、抽雪茄、看热闹。

最后才不慌不忙地展示了他的武力值,眨眼间就把事儿摆平了。

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程二爷,在情场上更是八面玲珑。

即使隔三差五就不爱着家,但凭借一嘴的甜言蜜语照样把二奶奶哄得晕头转向。

二奶奶范湘儿(佘诗曼饰),在原著中她本是个薛宝钗式的冷美人,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狠劲。

但由于于正一眼就相中了佘诗曼,于是对人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。

再加上,佘诗曼的御用配音又是一口吴侬软调。

于是乎,原本粗鲁彪悍的二奶奶竟摇身一变,成了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。

二奶奶对人生的最大要求是什么呢?

是循规蹈矩、绝不出格。

平日里,她对程二爷热衷的洋玩意儿总是表现出抵触态度,生怕对方会被外头那些"妖艳贱货"给勾搭走。

大姐程美心提出让她试着多接触点新鲜事物,她只幽幽叹了口气。

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古板的角色,却也有复杂矛盾的另一面。

别忘了,在嫁给程二爷之前,二奶奶可是一手执掌范家、叱咤风云的大人物。

直到嫁进范家,她才成了洗手作羹汤的贤妻良母。

从在大漠里自由翱翔的雄鹰,变成了困守程府的金丝雀。

这份不甘和迷茫,或许只有二奶奶自己才懂。

一方面,"三从四德"的规训已深入骨髓,以至于她对丈夫的风流韵事总是睁只眼闭只眼;

另一方面,她依然迫切地渴望爱情,希望能从程二爷身上求得一份真心。

尤其是在目睹常之新夫妇的恩爱模式之后,她陷入了困惑:

一个女人从未尝过爱的滋味,那岂不是白活一???

说到底,她的"爱而不得",就是旧时女性饱受封建礼教压迫的一抹缩影。

作为一部主打群像戏的时代剧,《鬓边》在一众配角的雕琢上也是颇费心思。

比如,宠妻狂魔兼秀恩爱专业户常之新(迟帅饰)。

他登场后的口头禅概括起来就一句话——"我对你爱爱爱爱不完"。

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为了护妻却敢和曹司令对峙。

还有精明市侩、泼辣果敢的大姐程美心(刘敏饰),看似天真懵懂,实则内心通透的小妹察察儿(张译兮饰)。

总之,剧中登场的各个角色都是血肉丰满,令人印象深刻。

02.

磕,还是不磕?

颜值、演技、CP感。

众所周知,一部耽改剧要想出圈,三大法宝缺一不可。

纵使有优秀的人设和群像戏打底,光看《鬓边》的卖相,能否让人安心入坑,还真得打个问号。

先说颜值。

有一说一,在正式追剧前,我其实做好了会被"人间油物"劝退的心理准备。

但万万没想到,控油成功的黄晓明还真有点苏。

再加上他潇洒倜傥的气质,也与原版程凤台那风流多情的做派相当贴合。

由他出演程二爷虽说算不上完美,起码不至于出戏。

相比之下,尹正与人物形象的契合度就很难服众。

试问,商细蕊这个角色的精髓是什么?

答案,是少年感。

"商老板相貌秀美,又清朗又秀气的,像一个玻璃人儿。"

"细细瘦瘦的一抹月白身影,像落了霜的新柳儿一般清俊灵秀。"

原著中对于他外貌和气质的夸赞,比比皆是。

但不知是否尹正最近在剧组的伙食太好,相比以往,他整个人都"膨胀"了。

臃肿的腮帮、眼角和额头上若隐若现的皱纹;

还有这磨皮加滤镜都遮不住的疲态和呆板眼神,让人看了只想叹气。

接着再说演技。

黄晓明确实收敛了他的霸总气息,但架不住偶尔还是会露馅。

招牌的明式挑眉。

经典的邪魅一笑。

一看到这,我的嘴角就忍不住疯狂上扬。

果然,还是熟悉的内味儿。

俗话说,颜值不够,演技来凑。

就这点来说,尹正的表现其实比搭档更稳。

无论是商细蕊的傲娇性格还是那股子倔强劲儿,他都拿捏得很是到位。

▲浓妆扮相的尹正要比日常装束好上不少

最大的硬伤,在于他的神韵和气质不过关。

与之相比,"少年感的缺失"倒还只是其次。

举个例子。

第一集,商细蕊翘了寿宴,偷偷跑去青楼。

他原本想从窑姐身上找点灵感,结果还是耐不住性子。

他拿起团扇,翘起兰花指,试图通过即兴表演,给对方诠释一下何为"风情"。

似乎还嫌不过瘾,他又秀了一出"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"。

一看到这里,弹幕开始激情打字:

"我可以""这眼神绝了!""商老板太会了"。

不过正如他所说,"让人想睡,那叫风骚,让人想爱,那才叫风情。"

无论怎么看,他的眼神终归还是欠点火候。

口说无凭。

咱们不妨拿《胭脂扣》中的桥段做个对比。

陈十二少一路寻着歌声踏进包厢,一转身和如花撞了个正着。

只见如花黛眉轻挑,唇齿微启,几句唱词便在他耳边久久萦绕。

再定睛一看,对方的眼波流转间虽有风尘女子的媚态,却丝毫不显放浪。

只让人觉得她的眉目含情,似乎有千言万语等待诉说。

仅仅凭借若有似无的几个眼神,如花便把陈振邦的三魂七魄给一并勾走了。

在我心中,这才是真正的"一颦一笑皆是风情"。

无论是发型、神态,还是身段,都能看出来尹正在向他的偶像张国荣致敬。

可惜,一味模仿就注定无法超越。

更何况,他顶多只学了点皮毛。

再聊聊CP感。

黄晓明,尹正。

一个77年生,另一个则是86年生。

这要是放在遍地小鲜肉和花美男的耽改圈里,妥妥的就是一对"中老年CP"。

毫无疑问,这将大大影响粉丝们磕CP的热情。

甚至有人调侃,"它将是史上唯一一部没有任何真人CP粉的耽改剧。"

凡事总有例外。

如果角色塑造的好,"撒糖"的技术到位,那么年龄就不再是嘲点。

否则,磕糖女孩们也不会沉迷于钢铁侠x美队、X教授x万磁王、格林德沃x邓布利多这些"大龄CP"了。

说回《鬓边》。

同样是磕糖,我建议大家换种打开方式。

因为本剧讲述的其实是程凤台作为路人,逐渐被梨园界顶流的业务能力和人格魅力圈粉的过程。

不少饭圈女孩可能会时不时产生既视感,"这不正是我本人吗?"

回顾这条漫漫追星路,总结起来也就俩字:真香。

起初,程凤台的态度简直刻薄又毒舌:

"一个唱戏的能有那么大魅力?我不信。"

言下之意,他看不起戏子。

可等到程凤台听了几回现场之后,整个人的画风都变了。

他从一个纯路人迅速升级成"饭圈彩虹屁大师":

"我对商老板的认识每天都不一样。"

"商老板无论唱哪出都好看。"

是是是,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"头号商吹"了。

一听说对方马上要来,原本还兴致缺缺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他,瞬间就眉开眼笑。

明明眼神中满是期待,嘴上却还故意装出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:

"哎呀,再跟你们混下去啊,我都快成京戏行家了。"

看得出来,他已经把商老板当成了"本命爱豆"。

不仅如此,他还亲自演示了什么叫"双标"。

相遇前,当他听说对方豪掷千金买下戏服还百般挑剔时,第一反应就是不屑:

"这世道啊,勤俭干活的吃不饱饭,反倒是唱戏卖艺的那么富。"

相遇后,他不止纵容商细蕊的挑剔性子,还主动帮着他找茬。

程凤台os:在自家爱豆面前,不需要原则。

再瞧瞧这宠溺的小眼神,啧啧啧。

追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

我想,大概是变成爱豆的合作伙伴或金主。

不瞒你说,程凤台的确做到了。

为了帮衬商细蕊在北平站稳脚跟,他果断入股,成了水云楼的大股东。

程凤台式追星,不得不服。

03.

另类的"悬浮剧"

磕糖固然有磕糖的快乐。

但《鬓边》作为一部正剧,有时却略显"失格"。

它的背景设定在风起云涌的民国时期,剧中人物也多次强调当下是个乱世。

可实际上,故事却表现得就像是部架空戏。

比如,历史上的伶人向来是三教九流中的末等,社会地位堪忧。

在原著中,即使是像宁九郎、商细蕊这类名角,他们为了图个安生,也少不了要对达官贵人曲意逢迎一番。

更有甚者,不光卖艺还得卖身。

但这些涉及行业内幕和伶人生存环境的阴暗面,被一并抹去。

再比如,程凤台答应娶二奶奶,原本只是出于利益,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程家。

但编剧却强行给他安排了一个宠妻人设。

而金部长贪污善款的情节,本来是个揭露上层机构腐败乱象的机会,又被一笔揭过。

同样以民国为背景,《老酒馆》的代入感就强烈的多。

比如,剧情开篇老街坊和老警察串通起来给陈掌柜下套,便是权力机构作威作福、压榨百姓的缩影。

贺义堂父子之间的嫌隙,根源在于新旧思潮的碰撞。

说书人杜爷靠一张巧嘴讨生活,最后却祸从口出,惨遭拔舌。

这影射出普通人在乱世中生存的艰难处境。

寥寥几笔,便把一副庞大的众生绘卷展示在观众面前。

如果说《鬓边》未能展现出人物命运身不由己的厚重感,是为了向主流审美妥协。

这样的解释,或许说得通。

但故事中对于所谓"梨园百态"的刻画,则充分暴露了其内核的肤浅。

编剧是如何表现戏曲行当里那些潜规则和腌臜事的呢?

很简单,安排姜家父子包揽下所有的脏活儿。

因为商老板当众拂了姜荣寿的面子,又擅自篡改了戏词,所以姜登宝借机雇了一帮泼皮去闹事。

接着,姜家父子又故意捅破金部长贪污善款的真相。

结果惹得商老板勃然大怒,在戏台上暗讽金部长,差点丢了小命。

眼瞅着商老板躲过一劫,两人开始打舆论战。

他们在暗地里传播商老板与曹司令不合的旧闻,导致北平城的大小戏园都不敢收留他和戏班。

这还不够,姜登宝又出面撺掇同行。

两人合谋起来陷害商老板,想逼他出丑。

买通地痞流氓、栽赃陷害、挑拨离间。

仔细想想,这些蠢兮兮的使绊子方式是不是有点眼熟?

没错,所谓的"梨园百态"充其量只是换汤不换药的"宫斗戏"罢了。

所以说白了,《鬓边》依然没能摆脱于正最擅长的套路。

总而言之,《鬓边》作为一部民国剧,却未能展现出真正的时代风貌。

这是我对它最不满意之处。

假如你对这类题材感兴趣的话,不妨一看。

但闭眼吹,大可不必。

以上内容由"第十放映室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电影资讯

电影资讯

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